您好!欢迎访问亚搏网页登陆!
专注精密制造10载以上
专业点胶阀喷嘴,撞针,精密机械零件加工厂家
联系方式
陈小姐:13899999999
周先生:13988888888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新闻动态 > 技术支持 >

技术支持

野生动物上餐桌 监管部门被指视而不见

更新时间  2021-01-19 00:11 阅读
本文摘要:在采访中,江西省资溪县的野生动物经营者对记者说,价格很高,但不担心没有食客。在江西省资溪县高阜林场,野猪、长颈鹿、猫头鹰、竹鼠等野生动物和猕猴等国家二次保护动物被杀害的对象很多。在江西省资溪县,记者看到一些非法猎人在光天化日扛着猎枪带着猎狗,挥山猎取野生动物。

资溪县

把生态优势转变为经济优势,实现经济发展和生态保护的双赢,把被动保护转变为积极保护,才能真正恢复野生动物的安全家园。利用鸟有“寻找光选择路”的特征,非法捕鸟者们晚上在山的其他地方准备篝火和高频电灯,手持火枪、鸟枪、竹竿、大网等工具,等待鸟自己撒网。一群鸟儿经过,篝火点燃山头,灯光径直洒向天空。

残酷的“杀戮”开始了。这是不久前《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在湖南看到的一幕。新化、新邵、桂东等县是湖南“千年鸟道”上的重镇,但由于人类的大规模捕杀,这里成了候鸟们的“鬼门”。

据当地人说,其中有固定的“打鸟点”,其中也有一晚杀死2吨候鸟的。令人吃惊的是,从最近各地林业公安破坏的事件中,野生动物被猎杀的事件屡见不鲜:在天津,一次投毒中稀有鹳的总数减少了近1%。

江西省杀死了许多野生动物,包括七只珍贵的猕猴。但是,2004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明确规定了对野生动物捕杀、销售、收购、运输重点保护的处罚,情节严重的情况下追究刑事责任,各地也发表了保护野生动物的条例和法规,但监督管理部门的“不”和“。对此,相关人员提出,为了建立保护野生动植物的长期机制,需要增加人们的财产,建立林业、公安、工商多部门联动的保护机制,需要处理生态保护与大众利益、经济发展的关系。从国家层面合理规划产业空间布局,通过税收杠杆将生态优势转变为经济优势,使干部群众受益于生态保护。

野生动物“倒下”餐桌和“打电话时食客蜂拥而至”。在采访中,江西省资溪县的野生动物经营者对记者说,价格很高,但不担心没有食客。

在资溪县没收的“老娄龙虾”店,根据本刊记者发现的销售名单,猴肉炒320元,猴脑炒400元,猴肉炒260元。“候鸟等野生动物在酒店的价格很高,一般人吃不到,所以经常为了商务和公务被消费。另外,相当一部分是用来送人的。

”。湖南新化林业局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近年来湖南传统的捕鸟“名胜”招待贵宾,如果座位没有野味,甚至被说成吝啬。江西省生态学会负责人也发表了同样的意见。

“现在吃鲍鱼和鱼翅已经不新鲜了,吃野生动物,甚至稀有保护野生动物正成为一些新兴富裕阶层虚荣性消费、身份地位的象征”。在“没有生意就不会被杀”的药食同源传统观念下,吃野生动物的现象在我国部分地区相当普遍。特别是在一些国家,保护野生动物似乎引起了“食客们”的兴趣。2012年6月,广西南宁市森林公安局特大违法销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群体,没收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穿山甲343只、黑熊掌141只、鹰嘴龟冷冻体37只、疑似黑熊肉20公斤,涉案金额达2000万元。

2012年11月初,在天津北大港湿地自然保护区,一群鸟类保护志愿者发现在移动中栖息在这里的20多只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鹳因下毒死亡。这个濒危物种在世界上不到2500只,由于这次投毒,总数减少了近1%。

在江西省资溪县高阜林场,野猪、长颈鹿、猫头鹰、竹鼠等野生动物和猕猴等国家二次保护动物被杀害的对象很多。事实上,记者发现,不仅被利益驱动而禁止偷猎野生动物的行为,而且形成了从狩猎销售到销售的黑色利益链。

据在资溪县狩猎猕猴的嫌疑人说,除了7只猕猴能卖3000只以上外,还有人来买。在湖南候鸟的“移动路线”上,每次“杀戮”结束后都会出现“收集鸟的人”,经过谈判、袋装、长途运输、精心料理等多个环节,鸟最后会以各种各样的姿态、免费的价格出现在城市酒店餐厅中。2012年10月,湖南省湘潭市森林公安局以犯罪嫌疑人吴某为首的长期非法狩猎破坏了销售野生鸟类的犯罪组织。十多年来,这个小组狩猎的野生鸟类超过万只,形成了横跨湘粤两省的黑色利益链。

吴某表示,他们狩猎和收购的野鸟通过固定的物流渠道出售给广东的专业收购商。野鸟在广东市场需求很高,青头水鸡每只卖15元,红头水鸡每只卖17元,夜鹭只卖35元,但野鸭的价格高达每只80元。

“无关”和“难关”令人困惑的是,面对野生动物被杀的现实,相关监管部门经常“看不见听不见”,结果,国家发表的一系列法律条文苍白无力。在江西省资溪县,记者看到一些非法猎人在光天化日扛着猎枪带着猎狗,挥山猎取野生动物。有些野生动物收购点公开设置在农业贸易市场上,有些在繁华街道经营了10多年,监督管理部门竟然说“不知道”。

在湖南省“千年鸟道”的新化、新邵、桂东等县,捕鸟者在捕鸟前公开举行祈祷仪式。但是,在监督管理部门失职的同时,也确实存在监督管理困难的问题。湖南保护鸟志愿者李锋多次去山上调查过候鸟的捕获情况。“鸟路经过的地方是深山老林,地广人稀,鸟群经过的时候是深夜,林业公安去山上花费了巨大的人力物资,打鸟的人很快就可以扔掉鸟和工具去了。

资溪县

山那么大,找不到人。另外,森林公安去执法有生命危险,开枪的情况下,连“打暗枪”的人都找不到的可能性很高。”。资源溪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曾慧勇介绍,近年来,资源溪县实施了退耕还林和封山育林,生态环境越来越好,动植物种群恢复,随之保护难度越来越高,但保护人员数量和保护经费的投入没有增加。

资溪县林业局副局长张元庆也告诉记者,资溪县森林达87%,各类林业面积近160万亩,国内野生动物资源丰富,但野生动物保护站只有3名工作人员,而且都是兼职。“对于偷猎集团犯罪工具的专业、分工明确,保护监督管理部门光靠人工巡逻也不给力。”。江西省资溪县基层干部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最近发生的野生动物狩猎事件,不仅部分人法制观念淡薄,监督管理部门失职,而且监督管理能力弱,监督管理手段落后等问题也确实存在。

在暴露的国内猎杀野生动物时,资溪县计划设立专门的野生动物保护管理局,配备7名工作人员,充分保障工作经费和巡逻车辆的财政。但是资溪县委书记徐国义坦率地说,要增加七个编制县,需要上级政府的编辑批准。资溪县面临的情况在江西是一定的代表。

根据2010年底结束的江西省“十一五”森林资源两种调查结果,江西省森林覆盖率为63.1%,活立木蓄积44530.5万立方米,林地面积为1072万公顷。江西省森林采伐率超过70%的县市区不少,这些地区面临着一定程度的森林资源和野生动物保护压力。“生态环境虽然改善了,但必须承担更大的保护责任。”徐国义认为,中央政府和省级政府应该根据地方实际情况,对生态好的地区在野生动植物保护方面增加人的财产投入。

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副秘书长赵胜利认为,保护野生动物应从源头开始,增加林区、林场野生动物保护工作的投入,健全保护机构,充实人员,落实经费。在积极保护被动的现在,从各地偷猎野生动物的案例来看,监督执法机关破坏的事件大多发生在运输、销售环节。这些事件虽然能发挥警告抑制作用,但大多是被动保护,没收的一般是野生动物的冻结体,生物体很少。

根据本刊记者的采访,偷猎野生动物的事件“早发现”、“早制止”困难,与在某种程度上缺乏保护广大群众的积极性有关。资源溪县马头山镇党委书记李旺仁告诉记者,当地农民经常反映水稻、红薯、竹笋等被野猪、野兔破坏。去年,养殖户在山上放养了1万只竹林鸡,结果不足5000只。

另一个村民养了五十多只山羊,不久就被云豹等野生动物吃了十几只。在当地的葡萄基地,大量的葡萄被鸟吃了。湖南洞庭湖周边地区“飞鸟掠食”的现象也很明显,农民种植的小麦和蔬菜多被越冬候鸟破坏。

《野生动物保护法》规定地方政府赔偿被野生动物破坏的农作物,具体是哪个水平的地方政府赔偿不明确,结果往往不能实现赔偿。因此,一些林区群众认为一些野生动物是有害动物,当然也看不到相关的偷猎行为。对此,很多野生动物保护专家认为,只有调动公众参与保护的积极性,才能真正把被动保护转变为积极保护。

另一方面,必须在林区设立野生动植物保护民间团体,吸纳当地群众参加,根据保护的效果由政府给予一定的资助。另一方面,必须尽快执行赔偿被野生动物破坏的农作物的政策,同时提高公益林补偿标准,保护大众利益。例如,国家林业局昆明调查设计院专家小组估计广西金秀瑶族自治县生态系统服务功能的年价值达到了28.8亿元。

但是,金秀瑶族自治县林业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国家林业部门给予金秀县珠江上游水源林区作为公益林保护补偿的依然是2006年确定的每亩10元,不能充分满足当地林农的日常生活需要。但是,比起提高中西部地区公益林补偿标准,江西生态学会秘书长戴年华希望国家通过政策支持,将生态优势转变为经济优势,使干部群众受益于生态保护。“我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大国,现在提出生态文明战略正是时候。”他认为应该从国家层面划分功能划分,优化国土空间布局,在一些生态环境好的地区,可以推进富民旅游产业的发展,造福广大群众。

“要加强尖端的生态科学技术研究,以生态利用的方式促进地方经济的发展,实现经济发展和生态保护并重。》广西海洋环境和滨海湿地研究中心专家范航清最后表示。(文/记者沈洋刘亦史卫燕闪祥岭)(编辑: SN052 )。


本文关键词:保护,国家,亚搏网页登陆,监督管理,野生动物

本文来源:亚搏网页登陆-www.cqmzs.com